他是法國銀行副總,人人艷羨的金融才俊!遇上這「苦難的群體」後,他毅然放棄百萬年薪,用一生來奉獻他們…

In 生活


在介紹他之前,讓我們先看一下他的簡歷:美國常春藤哥倫比亞大學學士,世界頂尖學府哈佛大學碩士,華爾街投行銀行副總裁,瑞士銀行駐香港聯席董事,法國銀行副總裁……

這樣一個妥妥的學霸,精英,他的一輩子肯定是,吃喝不愁,生活無憂。然而,1996年,他在河南見到了這麼一個群體,從此他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!

▼他,就是杜聰

杜聰生於香港,14歲隨父母到美國。

剛到美國時,他受盡了各種歧視,可爭氣的他卻一路開掛,學習成績碾壓所有人,用閃閃發光的學歷證明了自己。

本科畢業於:美國常春藤八校之一的哥倫比亞大學。

碩士畢業於:世界頂尖學府哈佛大學。

在年僅27歲那年,他就成為了瑞士某銀行駐香港的聯席董事,29歲已榮膺法國投資銀行副總裁。

在事業上得到是李兆基和柯林頓,這樣上層人物的支持,他的大頭照片更是被掛在法國,國家巴黎銀行總部大堂的牆上。

他是功成名就的金融俊秀,也是別人羨慕的天之驕子,90年代年薪就已高達百萬美金,每天遊走於精英聚集的上流社會,過著養尊處優,精緻體面的生活,可以和洛克菲勒的曾孫女喝下午茶,也可以和林青霞一起去聽崑曲……

那時他的理想就是,成為華爾街最出色的銀行家,而這對他而言不是神話,就近在咫尺。

然而在1996年,發生了一件事情,扭轉了他一生的命運……

因為工作上的關​​係,那時他經常被派到中國做調研,在和內地的不斷接觸中,有一次,他在河南發現了一個特殊的群體。

在河南農村他曾走訪過幾個村子,發現那裡幾乎家家都有愛滋病病人。

提起愛滋病,即使是現在,那也是等同於絕症的代名詞啊,更何況那時!

可這些中國農民之所以得愛滋病,僅僅是因為貧窮。

他們為貼補家用常常去賣血,可很多血站非法經營,共用針頭,甚至在提取血漿後,把被污染過的血液注回賣血者體內,導致許多農民感染愛滋病病毒。

可他們哪裡能買得起藥物來治療啊?只能一天拖一天,在陰暗潮濕的房子裡毫無尊嚴的等死,那裡的很多孩子也因此成了孤兒。

而這些愛滋孤兒的命運更為悲慘,有的孩子從出生就攜帶愛滋病毒,還未長大便夭折在母親的懷裡,有的人將親人逝去的怨恨,轉移到孩子的身上,他們小小年紀就被冠上了不祥的名頭。

他看到一個瘦小的小孩,吃力地推著木頭車,帶著他患愛滋病的父親曬太陽。

他看到一個學前班的小女孩,畫了連環畫,畫上,她對躺在病床的媽媽說:「媽媽,不如你賣了我吧,賣了我,就有錢買藥來治你的病了。」

緊接著的另一幅中,她又說:「媽媽,不要緊的,等我長大以後我會回來找你的……」

他看到一個才七八歲的男孩,在電閃雷鳴的下雨天,走了十幾里路,只為過來詢問他抗病毒藥物該怎麼服用。

這個男孩是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孤兒,他是多麼渴望活下去啊。

 

他看到一個婦女,坐在床上無助地哭泣,床下舖了幾個麻袋幾件破衣服,上面躺著骨瘦如柴,瀕臨死亡的患病孩子。

他看到一位奶奶抱著兩個孫子,兩個孫子都因為父母而感染了愛滋,而孩子的父母早就去世了,奶奶拉著他的手,認命地說:「等我兩個孩子都走了,我也該走了。」

他看到一位患愛滋的母親,在臨終前滿臉淚水地求助:我完了,我兒子也有愛滋,也許你救不了我的兒子,但一定要幫幫我的女兒,我想讓她有一個讀書的機會。

 

這一幕幕中國愛滋病村裡的悲慘,給了他心靈上極大的震撼!

他說:「我從未遇到過這樣一個小小的地方,竟能有這樣大的苦難,一戶人家的老中青三代都處於,『貧困』、『疾病』、『歧視』的三重打擊。」

面對眼前的人間地獄,他陷入了深深的痛思中,那時他經常半夜失眠,從睡夢中哭醒,不久後,他就突然做了一個決定:辭職做慈善。

得知他的決定後,他的朋友們,都認為「阿聰是中了邪了。」

家人反應更是激烈:「我供你讀哈佛,不是讓你出來做義工的。」

可他卻堅定地說:將來的事我看不見,現在的事,我不能看見了不管,這個世界少了一個銀行家不會死,而這些愛滋孤兒們已經等不了了。

其實他本也可以邊繼續當金融高管,邊在業餘時間做慈善義工,可他覺得,如果他半職去做,會幫助一百個孩子。

但如果全職去做,就能幫助兩百個孩子。

浮生若夢,行大愛才是真諦。

所以,他義無反顧地,終結了此前所有的光榮與夢想,至此踏上了救助中國愛滋病遺孤的征程。

 

可現實遠比他想像的要更殘酷,有次他準備去農村了解真實情況,提前聯繫了當地一位醫師,可對方卻冷淡地說:「別過來。」

後來他才知道原來不是醫師不歡迎他,而是醫師的電話被監聽了。

多數地方官員也都不歡迎他,還有過跟蹤和警告。

他悲憤交加,對當地官員說:「愛滋病這把火還在燒,我不是來調查起火原因、追究責任,而是來救火、救人的。」

當地官員這才接受了他,說:我們歡迎,願意讓你進來。

 

1998年,他成立了智行基金會,用自己先前的積蓄和籌資,深入中國各地的愛滋村來救助愛滋孤兒,第一年127人得到救助,第二年400人,漸漸地,總計資助資金達到2億元,救助了近2萬名的中國農村愛滋遺孤。

「智行」還有個不成文的原則,基金會對受助對象是不設名額的,只要孩子們符合客觀要求,就可以成為資助對象。

對於自己資助的孩子,從面試到會談,他都親力親為,給予關懷的同時,他更希望,讓孩子們知道每個生命都是有尊嚴的。

可愛滋病帶給這些孩子們的陰影,還遠遠超乎他的想像。

他看到有的孩子經常抓起拳頭說,我長大之後要找那個買血的去報仇,他們的心中,充滿了仇恨。

 

他曾收到一封來自監獄的信,歪歪扭扭的字跡寫著:本來我剛入獄的時候,就想跟您聯繫,但是我沒臉,是我辜負了您對我的期望……

自從母親去世後,我就徹底地變了,我恨,我恨所有的一切,我不願母親離開我,我想把她留住。

 

他拿著這封信,讀得淚流滿面,自責、懊惱……

他這才意識到,僅僅是物質資助,遠不能讓受愛滋影響的孩子們擺脫苦難,這些孩子用細細的腿腳,站立於這個世界,不得不面對這份與生俱來的災難,他們就那樣站著,低著頭,承受著,可如果孩子們的內心不強大,不能克服被歧視的陰影,那麼一生都很難「抬頭做人」。

於是他開始每天花更多的時間,和孩子們通過各種渠道來互動,幫助他們選學習專業,幫忙介紹他們工作機會,甚至還傳授戀愛心得,他為孩子們,樹立了一個,正向的長輩形象。

他還努力讓孩子們學習,畫畫、唱歌、舞蹈、戲劇等,從而幫助孩子們建立起生活的勇氣。

他還會每年都組織夏令營活動,帶著這些農村、愛滋病家庭的孩子,去北京、上海、香港,走走看看。

每次跟孩子們合照時,他就大聲喊道:「杜聰肥不肥?」孩子們咧嘴笑道:「肥!」

 

他在努力著,可當今社會,對愛滋病的歧視問題依然沒有化解,他說,在過去的20年裡,醫療水平獲得了長足的進步,如果今天不幸人們感染了愛滋病,用藥物治療實現生命延長,已經能達到很好的療效了,現代科技已經給了生命以希望,然而當下社會卻給不了一把鑰匙,打開這些孩子心中的鐐銬。

 
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做得越多,越感力不從心,他發現自己的做法是杯水車薪,以前從來不缺錢的他,從來沒有現在這麼為錢頭疼過。

他發現中國的愛滋遺孤竟有幾十萬,根本救不完,他陷入了深深的惶惑之中,暴食、失眠、噩夢折磨得他筋疲力盡,他常常在半夜醒來痛哭,滿腦子想的都是:「有這麼多人需要幫助,我的力量卻這麼小,該怎麼辦?為什麼這個世界這麼不公平?」

那段時間他拍的照片都是沒笑容的,還會不自覺地跟孩子一樣握緊拳頭。

 

朋友白先勇得知他的情形後,寬慰他說:「儘管杯水車薪,但只要幫助了一個人,就已經是功德無量了。」

他也猛然頓悟了,是啊,這就像是海灘上成千上萬,快要被乾死的海星,我們只能一個個把它拋到海裡去,可能對一個世界,我們幫了千分之一、萬分之一,但是對於被我們拋回海裡面的那個海星,就是幫助了百分之一百,他拯救不了所有的孩子,但對每一個被拯救的兒童來說,都是有意義的。

從此,他更加努力地,四處奔走籌集善款。

每年都要在高校、公益組織,和企業間,進行四五十場的演講,二十多年來風雨無阻!

他幽默地評說辭職後的變化,「比以前更忙,一文不掙,全年無休。」

在他的努力下,現在,他的智行基金會已經成為,民間愛滋救助力量中,最正規、最有效的楷模。

至今,他已資助了20000多個孩子,其中2510名孩子考上了大學,有的考上了清華、北大,甚至還有去美國、法國留學的。

曾經他擔心活不下去的孩子們,一個個地都勇敢地站了起來。

還有的成為了中醫師,拿中藥給他,叮囑他照顧自己,他感慨這命運實在奇妙,他說:誰能料到以前「我醫他」,現在「他醫我」?

有很多農村孩子很優秀,但不一定適應去上學讀書,他就會資助這些孩子,去技校裡學習手藝。

因此他也培養了很多頂尖的麵包師傅。

▼被資助的孩子在2016年法式麵包世界杯上得到第四名

每年暑假,他都會安排,一兩百位受助大學生回到自己的家鄉,進行家訪,以自身的經歷,鼓勵那些還年幼的「愛滋遺孤」。

這些大學生常常跟農村的孩子說:「你看我也是個愛滋孤兒,我也是在這個村長大的,我現在已經讀大學了,你不要放棄自己,你也可以像我一樣好好生活,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改變命運。」

 

 

他讓愛滋遺孤有了全新的人生,可他自己的人生卻戛然而止了,直到現在,他也沒有結婚,也沒有孩子,可他毫不在意,他笑著說,他擁有了20000個孩子。

孩子們都親切地叫他「杜叔叔」,對這些孩子們而言,他就是他們如父如母,最親的存在。

孩子們結婚了,都一定要請他到場。

 

現在的他還繼續堅定地,走在這條不歸路上,哪怕千山萬水,艱難險阻,他早就做好了陪孩子們,一起走更久更長的準備。

善良是一個人最好的風水,心地如此善良的他,心裡一定是風光無限好!

他把一個個孤兒從流浪的路途、失足的邊緣拉了回來,他在渡那些孩子,攜領千千萬萬個孤兒脫離苦厄,那些孩子也在渡他,完成了他人生最莊嚴的「救孤」悲願。

他就這樣,和愛滋遺孤惺惺相惜,成了愛滋病這場全人類的浩劫裡,相互依存,相互取暖的盟友。

 

曾經,這位投行副總裁計劃的退休生活是,在瑞士林間買一棟小木屋,安靜地享受生活。

而如今,他卻希望自己的公益救助,在中國的鄉村木屋裡廣泛傳播,他曾在微博上向所有人發問:你活在你的黃金時代嗎?你所處的時代,你有什麼特別看不順眼的,你就去盡力把它改變,那它就接近黃金時代了。

社會浮躁而繁雜,他卻用一顆赤子之心,守住了人類道德的一片淨土,為孤獨的孩子們點燃了一盞明燈,他是生活的智者,拋卻功名利祿,洗卻繁華浮躁,溫柔堅定,簡單純粹,創造了屬於自己的黃金時代!

 

 

 

投身一份偉大的理想,無愧一段美好的青春!

杜聰,我們為你這樣的社會真精英,致敬!點讚!

▼杜聰:兩萬個窮孩子的「富爸爸」



 

 

广告

 

相關文章

本土劇一哥「江國賓」自爆「心中的女神」是「她」!還曾在當兵時爬上屋頂只為看她一眼!原來她就是…

在即將播出的電視劇《在一起,就好》中,不但聚集了曾沛慈、鍾承翰、陳彥允等演員,「本土劇一哥」江國賓在裡面也有超精彩變現,劇中,他與方季惟也有引人關注的對手戲。 這一次的合作,平常飾演反派角色的江國賓有些慌張,他笑:「方季惟是我的女神!」他還透露自己曾經在當兵的時候,為了看女神方季惟而爬上屋頂。 這次,江國賓與方季惟兩人飾演的夫妻,在拍攝中,需要有親密舉動,但是對於江國賓來說,有點難「下手」。江國賓說,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能夠與「女神」演戲,甚至還是演親密的夫妻。 江國賓還調侃自己說:「季惟長這麼高,我在她懷裡撒嬌真的蠻適合的。」方季惟也說:「江國賓很紳士,任何動作之前都會問我會不會不舒服。」 真的好期待這部在下個月播出的劇!恭喜國賓哥圓夢跟女神當夫妻啦~  

Read More...

妻子「難產去世」,三輪車夫一邊抱著「襁褓中的女兒」一邊載客,他的故事讓千萬網友掉淚了!

38歲的印度車夫巴布亞·賈塔夫(Bablu Jatav)與妻子珊蒂(Shanti)結婚十五年,好不容易有了第一個孩子,命運卻開了他一個玩笑! 夫妻倆開心迎接寶寶誕生的時候,珊蒂難產死亡,遺下新生女兒達米妮(Damini)。 賈塔夫強忍喪妻之痛,和女兒相依為命。 「因為沒有人照料女兒,我只好一邊抱著她,一邊在巴拉特布爾(Bharatpur)市區,當車夫討生活。」 但是不如意的事卻一波接一波。 女兒達米妮被診出罹患敗血病、貧血和嚴重脫水。幾天前,被送到齋浦爾市(Jaipur city)醫院加護病房,接受重症監護,經搶救後,目前狀況穩定。 賈塔夫的故事被放上網後,網友對他與孩子起了憐憫之心,紛紛伸出援手。印度當局聽說他的困境後,也準備施予援助。 哎,命運多舛!快把這感人的故事分享出去吧,希望更多有條件的網友能夠幫助他!

Read More...

英國男子栽培出「世界上最辣辣椒」!它辣到竟然能致命!

英國威爾斯(Wales)男子史密斯(Mike Smith)栽培出世界上最辣的辣椒,人們在食用後可能會出現過敏性休克,甚至送命。這種辣椒可用來作為武器,也具有醫療上的用途。 在過去7年來,現年53歲的史密斯一直致力於辣椒和植物的種植。透過諾丁漢特倫特大學(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)研究人員的幫助,史密斯栽培出這種世界上最辣的辣椒,其史高維爾指標(Scoville Scale,度量辣椒素含量的指標)高達248萬單位。 相較之下,先前世界上最辣辣椒的史高維爾指標為220萬單位,而一般用於軍事領域的辣椒(可作為催淚彈的重要原料),其史高維爾指標則為200萬單位左右。 史密斯種出的這種辣椒被命名為「龍息」(Dragon’s Breath)。它因為太辣,食用者可能出現過敏性休克、氣道灼傷或阻塞等症狀,嚴重的話還會喪命。 這是這種辣椒的植株。 史密斯表示,還沒有人親口嘗試過「龍息」的威力。他曾把這種辣椒放在舌尖上,但經過大約10秒就把它吐掉,因為它不斷地產生灼熱感,而且越來越強。 他還說,「龍息」因為非常辣,所以具有醫學上的用途。由於很多人對麻醉藥過敏,「龍息」可作為麻醉藥的代替品,當它塗抹在皮膚上時,足以使皮膚失去知覺。 此外,對於有財務限制而無法取得麻醉藥的發展中國家居民而言,這種辣椒的油可能也有所幫助。 史密斯已經向吉尼斯世界紀錄申請認證,他希望這種辣椒能正式取得世界上最辣辣椒的頭銜。

Read More...

「土地公」和「地基主」有什麼差別?準備祭品注意要有「這些」…拜了那麼多年才知道!

有人說土地公就跟里長伯一樣有求必應,所以無論是做生意還是一般家庭,每到初二、十六就會作伙去拜土地公,祈求平安順利,但你知道土地公跟地基主差在哪嗎?! 傳說土地公年紀大、牙齒不好,所以去拜的時候,除了必備的三杯酒之外,都會準備軟軟的食物比如麻糬、發粿!正式的三牲四果,特別的是會拿公雞來拜,表示一鳴驚人的意思! 有些經營大廠的信徒怕廠里的機器出問題,都會奉上綠色乖乖鎮壓,所以在土地公廟的供桌上也十分常見! 家裡逢年過節都會祭拜地基主,其實地基主就是縮小版的土地公,如果土地公是里長的話,地基主就是戶長的概念,只是管轄範圍比較小而已!而且拜完土地公的供品還可以拿來拜地基主喔! 拜地基主的時間最好是下午5點到7點,傳說地基主的個子不高,所以供桌基本上也不要太高,而且地基主就是房子的主人,所以供品一定要有飯菜魚肉、酒三杯,口頭不可直呼地基主,要尊稱地靈公、地靈婆。 原來地基主跟土地公是一樣的,拜了這麼多年,你知道嗎?快分享給親朋好友吧~

Read More...

震驚!秦始皇陪葬坑被發掘了!沒想到整個坑中都是「年輕女性的人骨」,而且屍體殘缺不全!

歷代帝王對於自己的陵墓都非常在意,都希望自己死後依舊能夠在另一個世界呼風喚雨。 我國的帝王陵墓數不勝數,但是大多數都被盜墓賊光顧過。 當然,也有少數很有名的陵墓被盜多次倖免於難的,比如武則天的乾陵。 但是要論最有名最神秘的陵墓,當秦始皇陵莫屬。 秦始皇功過三皇,德超五帝,是皇帝的開山鼻祖,身上有著太多的神秘色彩。 在軍事上他統一六國,南征百越,北擊匈奴,修築長城; 在經濟上他統一貨幣,改善交通;在政治上,他鑄造九鼎,制傳國璽,被稱為千古一帝。 如此傑出的帝王,修建自己的陵墓時,自然不也會馬虎的。 上世紀七十年代,臨潼西楊村幾個農民的偶然發現讓塵封的秦帝國重臨世間,讓我們有機會了解曾經的輝煌。 經過四十多年的發掘,秦始皇身上的迷雲非但沒有減少,反而越來越多。 大家都知道兵馬俑剛出土的時候是彩色的,十幾秒後就會褪色。 經專家研究,兵馬俑身上的顏料是一種超導體衍生物叫做矽酸銅鋇,這種物質是研究超導體的時候才出現的。 更讓人驚奇的是出土的一把青銅劍,被陶俑壓彎了幾千年,拿開陶俑之後劍一瞬間彈直,與現在的記憶金屬十分相似,劍上還有一層鉻氧化層,這是二十世紀的專利技術。 這些技術出現在幾千年前的秦朝,難以置信。 兵馬俑坑只是一百多個陪葬坑的其中之一,但是有幾十個陪葬坑中的景象令人驚悚。 因為整個坑中都是白森森的人骨,據專家研究這些人骨全部是屬於女人的,而且屍體殘缺不全。 這中間有很大的信息量,這些年輕女性有很大的機率是被殘忍殺害之後埋進去陪葬的,也有可能是被關進陪葬墓中,因為飢餓而自相殘殺。 秦始皇生前曾廣納天下美女於阿房宮,但是秦始皇是死在了巡途中的沙丘宮, 由此可見,這些美女應該是二世胡亥下令殺害陪葬的,整整塞滿了99個陪葬坑,殘忍的令人毛骨悚然。

Read More...

106歲老婦人在「這裡」找到真愛,舉辦了「特別的訂婚典禮」!所有人都感動落淚!

如果你到了適婚年齡,身邊卻還是沒有適合的對象出現,請不用太緊張,因為屬於你的緣分只是還沒到來而已。 住在巴西的老婦人奧莉薇拉(Valdemira Rodrigues de Oliveira),也是到了106歲時,才終於找到自己人生的最愛,並順利的穿上新娘白紗,舉辦了婚禮,接受眾人的祝福!   奧莉薇拉跟男友雅各(Aparecido Dias Jacob)在當地的退休之家認識,66歲的雅各因為左臂癱瘓,失業後無家可歸,因此在退休之家已經住了19年。 而奧莉薇拉則是在近幾年才住進去,雅各表示自己對奧莉薇拉可說是一見鍾情,幾乎是第一眼就愛上對方了。   儘管奧莉薇拉比自己年長,但雅各一點也不介意,因為兩人在一起的時光都很快樂,他們每天形影不離,幾乎每個時間都窩在一起聊天、說笑。 而奧莉薇拉對雅各的印象很好,她喜歡上跟雅各在一起的感覺,甚至無法想像沒了雅各的陪伴,自己生活會變得多麼無趣。   由於奧莉薇拉和雅各都沒有孩子,也和大多數的親友都失去聯繫,因此兩人很快就陷入熱戀,並在戀愛後發現原來一個人的生活可以這麼多采多姿。   在交往了3年後也興起結婚的念頭。但這對加起來共有172歲的情侶想要結婚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。 醫生在檢查了他們兩人的身體狀況後,判定兩人不能獨立生活,所以無法獨立結婚。  

Read More...

 

Mobile Sliding Menu